• 财讯网
  • 主页 > 商界 > 正文

    《陆家嘴杂志》专访丨高政:知“止”——坚守保守主义投资哲学

    2020-06-29 10:29:44  |  来源:财讯网  |  编辑:  |  

    “我们不是一个追求奇迹的组织。”

    仁和智本创始合伙人、董事长高政这样定义自己的初心。

    仁和智本成立于2010年,正值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的恢复初期。经历了一系列偶像级投行纷纷倒塌,业界一片迷茫,有人徘徊,有人激进,一批热闹的“颠覆式”金融创新机构出现。

    高政看到危机中的暗流,迷茫中的混乱,更加意识到基本的商业逻辑的强大力量。因此,从成立那天起,仁和智本并没有颠覆或者改变金融行业的“伟大抱负”,而是更强调尊重商业的基本逻辑,补充金融服务的空白。在自身定位上,仁和智本专注于高净值个人及机构的服务和资产配置,希望成为中国新一代投行与资产管理机构。

    仁和智本创始合伙人、董事长高政

    在《陆家嘴》的采访中,高政提出了一个比喻:

    金融像水一样,浸入社会各行各业,让经济运转更高效,令社会运行更顺畅,并通过这种方式参与社会价值分配,期望得到略超平均的收益,是“润物细无声”的过程。

    如果进一步拆解仁和智本的名字:“仁”代表笃实仁厚、格局无限,“和”代表和衷共济、和谐共赢,“智”代表睿智远见、创造价值,“本”代表不忘初心、回归本源。

    这位创始人希望打造一个平凡而透明的组织,并相信团队的最大优势是“知止”——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停止。深耕金融行业27年,具有丰富企业管理实战经验的高政感慨到,大多数类金融企业的失败都源于追求数字规模与排名。当一家机构管理的资产规模远超过本身能力的时候,有很大概率会出现问题。

    回顾过去十年的发展,仁和智本起步于对实体经济的认识,坚守保守主义投资哲学,坚持运用 “常识”进行投资和判断,不以数字规模衡量企业成就,不因环境变化打乱脚步,不跟风,不追求与能力不匹配的目标,主动远离超出认知常识和违反逻辑的事物。

    过去十年中,仁和智本的资产管理规模没有爆发式增长,但正是稳健“活着”这一事实证明了其组织内在逻辑和运营机制的稳定和完整。

    高政认为,社会财富高速增长的经济阶段已经过去。新形势下,需要更多地去关注和保护资产管理和配置的相对价值。“如果接下来我们要经历长期的‘新常态’,持续现金增益能力和长期稳定的企业家精神将会更加重要。仁和智本将继续参与能力范围内的项目,用持续、专业、负责的服务将投资安全边际最大化。面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,我们始终怀着无喜无忧的心态,不担心也不慌张。接下来,我们希望到来的是一个寻常的时代,用平凡的想法来看事物。”

     历史与投资

    《陆家嘴》:你对历史很有研究,了解历史对金融业务有哪些启示?

    高政:历史这个概念太大了,我只是一个历史系毕业的人而已,绝对谈不上有研究。

    当然,学历史确实影响了我。最基本的是,看待事物时间尺度上会比较长一点。

    回过头看历史,往往能浓缩地看到一个很长阶段的事情。比如现在看上世纪30年代,我们可能一句话就能总结出如何走出萧条期。这对于今天来说可能是无数个密度很高的东西浓缩成的,而长期陷在这个过程里,就会让人迷失,所以说学历史可能会让我更从容一些。

    我最朴素的、最原始的出发点是“不着急”。仁和智本不是个“着急”的公司,好听点叫从容,用土话讲就是不去赶潮头。我们很幸运能够坚持这一点。过去十年来,金融行业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潮头,一浪接一浪,如果我们要追逐潮头的话,十年里可能已经死掉100次。

    金融如水

    《陆家嘴》:当时怎么会想到创立仁和智本?

    高政:10年前,因为希望贯彻自己对行业、对社会、对经济的思考,就找到一批志同道合的伙伴创立了仁和智本。

    十几年前,中国实体经济的金融服务还有着较大的缺口。我们主要的合伙人不是什么大佬,只是看过很多企业家成功、失败和突破困境的案例,从底层了解企业的需求,特别是实体企业真正的、基础的金融需求。

    我们发现,社会上还有一块不能被满足的金融需求,我们就想介入进来。相对我们的投资人来说,我们在某些方面比他们更专业一点,信息相对更充分一点。所以就希望成立公司做一点对社会有用的事情。

    我们从来不认为自己的专业投资能力强到什么程度。我们这样的机构,人力资源配备很难超越大型金融机构,也给不了员工那么高的报酬,所以我们做的事情只能和现有的能力匹配。

    我们并不是一个超常的公司。我们团队都不是神人、没有“江湖传说”、也谈不上伟大的目标。我们从一开始就不是要去创办一家创造奇迹的公司,能做一家长久的公司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。

    如果是科学家创业,也许企业的目标还能伟大些。但金融是服务行业,我们是一个服务机构,别人把钱交给我们,不是来给我们干一件伟大的事情。我们是服务投资人,不是拿投资人的钱来实现我们的梦想。这点概念要明确。

    金融服务不是去创造奇迹。金融像水一样,浸入社会各行各业的各条缝里面,做一点润物细无声的事情,让经济运营稍微顺畅一点,通过这种方式参与社会价值分配,期望得到一点略超平均的收益。

    仁和智本是个平凡而透明的组织,因为我们既不相信这个组织有着神奇的能力,也不允许存在神秘的文化。仁和智本是一个从外部观察与内部了解没有区别的组织。有些公司常常做出很神秘的样子,好像有超能力。说实话,我们没有。我们公司是透明的,我们的客户、合伙人、合作伙伴等等都可以走进来,看到公司每天的运营。

     投资更重要的事:知道什么时候该停

    《陆家嘴》:公司发展经历了哪些重要的战略转折点?

    高政:谈不上“战略转型”,所谓的几次转折,也没什么稀奇。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没有去追赶所谓浪潮。比如在2015年资本市场火热的时候,我就没有对团队提出太高要求。

    这个行业在短期内会让人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一种不真实的感觉。但绝不要认为自己有超能力,可以打破规律。

    我们一直没有简单地追求“做大”。金融行业是一个有可能赚取比较高回报率的行业,就像是一个数字增值的过程,诱惑太大。这个特点很容易激发人的野心。

    如果仁和智本要简单地做大,是完全具备条件的。但我们没有把精力聚焦在资源利用最大化,而是坚持“结硬寨、打呆战”。

    回看前些年。很多机构不是资源太少了,而是资源太多、诱惑太多了。机构的能力没能与资源相匹配,导致对某一项资源的利用过了头。爆发式的发展会让公司的相对短板暴露,就像一个木板不齐的水桶,灌进来水越多,短板处流出去的就越多,也就越危险。

    《陆家嘴》:这些年有没有过失误?

    高政:谁敢说没有呢?诱惑是无处不在的。我们也是凡人,需要不断的提醒自己,知“止”——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停止,然后不断完善自己。

    这些年没有踏进一个大失误,我觉得是很幸运的事情。我们也小范围尝试过互联网金融,但是我们看见劣币驱良币的现象出现了,当“满足普惠金融的需求”和后来有些公司的发展方式出现了极大的矛盾,跟我的认知范围发生冲突。我理解不了,就(良性)退出了。如果那个时候我们上一个台阶,可能就下不来了。

     新常态与长期心态

    《陆家嘴》:近期外部市场环境严峻,如何面对这一挑战?

    高政:我们面临的并不是短期煎熬,不能指望明天有人送春风、送春雨,瞬间恢复到前10年的发展速度。结合我们目前的情况来看,认为熬一熬就过去的短期心态是不可取的。

    我前不久在日本见到一位企业家。刚创业的时候他30岁,现在已经60岁了。他介绍自己创业的初衷是因为当时经济情况不好,没有工作,希望通过创业来改变生活处境。结果熬了10年也没变化。直到现在,30年过去了还是老样子,所以也谈不上熬不熬。

    如果外部环境不再有高速成长的机遇,企业就要适应这样的生存市场,少一些幻想,多一些实干。

    《陆家嘴》:未来如何寻找机会?

    高政:围绕“正现金流”和“企业家精神”这两点出发,在持续性、安全性的前提下参与资产配置和管理。

    特别需要关注那些能够持续带来盈利的企业家。把时间维度拉长一点。我们看日本,哪怕是所谓失去的30年,经济几乎没什么增长,但还是有好公司出现。比如日本的首富是做衣服的(优衣库),要知道服装行业已经充分竞争。我和我的团队都需要思考,这家公司是怎么跑出来的?

    中国市场一定还有结构性的机会。我想应该要把日本企业管理理念、匠人精神都研究透,学习一下低增长、低成长社会里企业和组织是怎么生存的。

    我们最近在香港市场的业务也开始落地。在香港金融同业面前我们一直保持着尊重学习的心态,在开拓的过程中结识了众多兼为师友的香港金融人。他们的创业激情、契约精神、专业能力都使我们受益良多。

    现在开始,我们希望自己能够为香港金融业共度时艰、再创辉煌,奉献自己的一份助力。说到师友,我还想特别感谢长江、高金的校友、老师和教授们。在金融服务的这条正道上,我们彼此鼓励彼此支持。我们公司的很多高管也是这些高校的学生,无论是理论指导还是实践探讨,身边始终有这些师长,感觉特别好。

    今年是仁和智本成立10周年。回首这十年,我们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,也和我们的客户伙伴们共同收获了些许成就和能量。当然我们没有尝试做一名百米短跑冠军。社会财富高速增长的经济阶段已成过去,迎接我们的或许是高质量、低增长的社会常态,仁和智本这种长跑训练模式和已经练就的“长期主义”基因,应该可以在这样的土壤里,成长得更为茁壮。我相信,下一个时代,恰恰是我们的好时代。好好珍惜和把握,就会水到渠成,事半功倍。

    《陆家嘴》:近期有读到什么有意思的书吗?

    高政:《长期投资》,作者弗朗西斯科·加西亚·帕拉梅斯。他是一位西班牙投资人,在华尔街或世界金融市场可能谈不上是特别厉害的顶尖角色。但他是真正的奥地利经济学派信徒,在自己做投资的基础上,掌握了完整的经济学体系,并且能够理论联系实际,是很了不起的。

    做投资往往会受环境的影响,能够有自己独立的认知体系很不容易;所以我希望仁和智本的生命周期中能够有一个理念去坚持,有一个独立的逻辑可以贯穿始终。

    免责声明:市场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!此文仅供参考,不作买卖依据。

    上一篇:北斗收官之星发射成功 产业链应用将迎爆发    下一篇:最后一页